忐忑不安

露厨偏苏,吃一切有爱的露(苏)cp/爱老王/爱dover/博爱党_(:з」∠)_经常跑到别的cp去,但对露子和老王是真爱

【米菊|合格的情人】(国设)

短篇;菊视角;cp米菊only

G20会议结束之后,我照例和琼斯先生一起离开。

和以往一样,我在这种会议中,仅仅充当附和者的角色。虽然耀君在休息的时候暗示我说菊难道你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嘛我们都是亚洲国/家为什么不可以团结起来一起对抗美/国么。而我却只能遗憾地回答他:

“在下会谨慎考虑的。”

然后迅速逃离。

该说是不情愿还是心虚?毕竟,我和琼斯先生的关系谁不知道呢。1945年后,在他的胁迫下,我成了他在亚/洲地区对抗社/会/主/义阵营的公开情人。

我从这段关系中获益匪浅。在他的援助和改造下,日/本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都焕然一新。尽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经济发展的过于迅猛而被琼斯先生逼迫签下《广场协议》,几年之后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灭造成了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直至今天。

而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的军/事、政/治不由我做主,即使我的国民对我不满我也无可奈何。我的兄长们(虽然由于我的过错他们现在对我只谈金钱不谈感情)在几年前想拉我建立中/日/韩自贸区,我心动过,也和他们达成了谈判。结果引起了琼斯先生的暴怒,他听到消息后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来,在我进来之后二话不说把我踹倒在地,然后用脚把我胸前的肋骨踩断了几根。

“本田,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的情人,也是我的一条狗。”

“是……”

在我昏过去之前,面对着他愤怒的脸,我勉强地从咽喉里地挤出顺从的话语。

那件事情过去几年了,和兄长们的协议自然不了了之。我和琼斯先生心照不宣,谁也不主动提起这件事。

华/盛/顿时间已经23点了,我和琼斯先生坐在车里,他抱着我的肩膀,金色的发丝些许蹭着我的耳朵。

“好饿啊菊,会议上的饭菜就是为了摆盘好看嘛,他们根本没有考虑到hero的食量!!”

我无奈地拍拍他的头,尽可能用温柔的语气说:“阿尔(私底下他允许我这么叫他),马上就到家了,待会我给你做你爱的煎汉堡肉哦。”

他听到我的回答后,之前因为疲惫和食量不足造成的饥饿似乎消失不见了,他直起身来,精神了很多。

……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个真正的十九岁阳光大男孩了呢。

“菊,在吃那个之前,我想先吃你。”

“啊……好!”

于是他亲吻着我,我迎合着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环上他的腰。配合他的动作,毫不扭捏地发出他喜欢的声音。

在濒临高/潮的时刻,我听见他在我耳边低声说到:

“你真是一个合格的情人啊。”

“是……”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