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不安

露厨偏苏,吃一切有爱的露(苏)cp/爱老王/爱dover/博爱党_(:з」∠)_经常跑到别的cp去,但对露子和老王是真爱

【老王传】(国设欢乐鬼畜向,作者有病也不吃药系列(ಡωಡ) )

老王也,字耀,号九州。出生年份不详,有说五千者,有说四千者,有说三千七百者,众说纷纭。遂有好事者前去询问,答曰:吾已忘。

却说此人如孙猴儿一般,吸天地之精华,擢日月之灵气,无父无母,以国民国土民族之魂为依托,竟成一体,不老不死。

有人曾见过他,与之谈笑风生。有人极力否认他的存在,试图以唯物之主义无神之论述来说服旁人。王耀曰:夏虫不可语冰。

那老王孤身一人,本觉众乐乐不如独乐乐,誓要逍遥自在闲云野鹤。却不料女娲造人,观感此人孤苦伶仃,暗下决心多拾了几十个泥团,混以老王气息血肉,冠老王之姓氏,命名为王A王B王C王D……至此,老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闲散生活——告终。

此人无师自通,兼具博爱之心灵宽广之胸怀。除骨肉至亲外,还好四处认养义弟义妹。世间闻名者——本田菊任勇洙阮氏玲等东亚近邻,皆曾入其门下悉听教诲。旁人惊诧,擅觉劳累苦楚。王耀曰: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老王虽诨名“老王”,但初看其貌观其姿,俨然未及弱冠之少年,豆蔻年华之少女。亭亭玉立,秀色可餐,眉清目秀,雌雄莫辨。后世有云“伪娘”——王耀听觉大怒,当众施以中华神功铁掌穿墙,震得众人闭口无言,遂作鸟兽散。

曾有几百年,老王眼见四海之内皆王土,天朝地大物博处处好风光,自觉一片欢欣鼓舞盛世美景,便暗自欢喜,带领一众弟妹,欲成“家里蹲”之世间典范。却不料一觉惊醒,昔日黄毛小儿如柯克兰氏波若弗瓦氏布拉金斯基氏纷纷登堂入室,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更令老王心寒者——义弟本田氏,公然效仿西方夷狄,行那不耻不义之事也。老王元气大伤,终日郁郁寡欢。

然能成千年古国者,必有非人之毅力魄力行动力。拍拍灰土,老王决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王京劝其兄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老王若有所悟——也罢,跟随世界的脚步,吾赚小钱钱去也。

其间辛苦,自不必多提,华夏百姓皆有所闻。若有人详细问之,老王必挥挥手,说到“也罢也罢”。只是嘉龙嘴碎,无意向外人透露,某次与其兄共浴,王耀褪去衣衫,后背露出狰狞伤疤,至今未愈。

俗话三年一代沟,老王与众弟妹众国民,差了几百上千个三年,尤其近代众人貌合神离,不少已成塑料兄弟姐妹花——天下苦王久矣。老王为改善与众弟妹关系,经本田晓梅二人轮番劝说,开始尝试时尚潮流,遂成一代女装大佬。

近日,友邻伊万举办蹴鞠大赛。老王趁此机会,挣了个盆满钵满。家中张灯结彩,昼夜联欢,竟似那传统节日守岁般庆典。濠镜夜不能寐,赌球赌得丧心病狂,数钱数到手抽。狂喜之时,推推身边的老王,老王早已酣睡多时,会见周公去了。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