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不安

露厨偏苏,吃一切有爱的露(苏)cp/爱老王/爱dover/博爱党_(:з」∠)_经常跑到别的cp去,但对露子和老王是真爱

【勇耀|黄道吉日上上签】(搞笑温馨向《我的两个蛇精病追求者》后篇,单看也没问题~)

注:半国设半架空,这次cp勇耀为主,含轻微露中,中华组成员大量出现。Part3部分情节参考了《月刊少女野崎君》最后一集~

Part1
从俄罗斯回来,任勇洙就计划向王耀告白。

他喜欢王耀很久了——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王耀习惯早起去公园打太极,任勇洙每天都跟着一起去。趁着王耀舒展筋骨的时候,迅速在四周插满韩/国的太极旗。

王耀习惯打完太极去菜场买菜,任勇洙总会抢先一步,买光菜场的大白菜,然后做成泡菜塞满冰箱。

王耀习惯买完菜回来九点准时开始一天的工作。看着疲惫不堪的王耀,任勇洙悄悄把家里所有的钟表全部调慢两小时。

“你忘了现在都是用手机看时间吗……”看到办公室的挂钟显示七点的时候,王耀低头看了看手机,在心里默默地擦了把汗。

终于,中午吃饭的时候,当任勇洙告诉王耀“东坡肘子是韩/国起源的所以很有营养大哥你要多吃这样才能长高”成功地戳中了王耀的两个雷点之后,王耀是可忍孰不可忍,把筷子重重一摔,站起来刚想飙出那句经典国骂——

就看见任勇洙脖子下方隐约露出的白色绷带,那是为了固定住之前被伊万•布拉金斯基用水管打折的肋骨的。

……想到现在任勇洙还是个病人,王耀决定不跟他计较。

“闭上嘴巴,好好吃饭!”

Part2
任勇洙接过林晓梅手上递来的抽签筒,选了一根。

——上上签。

“2018年7月8日,农历五月廿五,是本月的黄道吉日,宜嫁娶、订盟、纳采、祭祀、祈福、斋醮、开光、会亲友……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啊啊啊啊啊啊太好了谢谢你啊晓梅我明白的我明白的今天晚上我就向大哥表白!!”

任勇洙此时激动的兴高采烈语无伦次,握着晓梅的手老泪纵横。

天时、地利、人和,我都占据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就放心地去吧,要加油哦~”

待任勇洙走后,王嘉龙从边上的房间走过来,指了指挂历上的日期——

“黄道吉日不是后天吗……还有,你这个签怎么都是同一种?”

“因为我是露中党。”

林晓梅望着任勇洙离去的方向,一脸淡定地说道。

Part3
晚饭以后王耀去公园散步消食,作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兄控,任勇洙自然也跟着一同去了。

现在他心脏砰砰直跳,站在王耀身边,右手紧紧攥着他向林晓梅高价求来的“心想事成”符。

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任勇洙,你要加油!你最棒!

“你在嘀咕些什么呢?”

此刻他们站在离家不远处的、早上王耀打太极的那个公园的湖边上,路灯昏暗,人烟稀少,气氛暧昧。

这是任勇洙下午踩好点认为最有告白气氛的地方,他还请了跟他关系很好的王黑王吉王辽在湖对面表演烟火来烘托气氛。

“啊……大、大哥,你快看,对面的焰火表演要开始了,这里是最佳观景点……”

“是嘛?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还有焰火表演……”王耀一脸疑惑。

“今天是我向大哥表白的日子!”任勇洙一鼓作气大声说到。

砰!

“你刚刚说什么……没听清……”在巨大的烟花声响中,王耀只看到任勇洙的嘴一张一合。

似乎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大哥我爱你!”任勇洙再一次鼓起勇气。

砰!

“我还是没听清楚……”王耀一脸困惑。

“……”

任勇洙现在有一种很想打东北三兄弟的冲动。

Part4
“黑哥,吉哥,你们说勇洙表白这事儿能成吗?”

王辽望向湖对岸,夜色渐晚,他们买的烟花也快要放完了。

“我看悬,”一旁的王黑把烟夹到耳朵上,“大哥贼尼玛烦那傻逼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不赞成,”跟任勇洙关系最好的王吉点燃最后一发礼花弹,“勇洙对大哥是真爱,大哥虽然总是抱怨但其实很关心他。”

“这些天大哥每天都在变着花样琢磨着做病号饭给他吃,我勒个去,上次我踢球崴到脚了大哥都只是问了一声就没有然后了。郎有情妾有意——他俩估计能成。”王吉说。

“大哥照顾我们这么多年,又当爹又当妈的,也该有个归宿了。”

Part5
“勇洙,你过来点,把刚刚的话说清楚。”

任勇洙觉得自己已经“三而竭”了,积攒的勇气似乎随着最后一发烟花弹的巨响随风消失了,现在他像一个瘪了气的车轱辘,彻底软下去了。

“我……没说什么……”

“是吗,那我们回家吧,我特意给你煮了银耳汤,现在应该凉的差不多了。这里蚊子多,黑灯瞎火的,我们快走吧。”

“嗯……”

刚走了几步,王耀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王京给了我两张话剧的票,时间是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吧。”

“今天你应该是有很重要的话想告诉我,对吗?”

看着任勇洙突然惊慌失措、面红耳赤的脸,王耀笑了起来——

“既然今天没有准备好,那就后天再说吧!”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