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不安

露厨偏苏,吃一切有爱的露(苏)cp/爱老王/爱dover/博爱党_(:з」∠)_经常跑到别的cp去,但对露子和老王是真爱

【露普|两个傻叉的疯狂罗曼史】(1)(欢乐鬼畜向)

注:本文还出现了独伊、亲子分、仏英、奥洪cp

一、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作为一只芳龄二十八的单身狗,基尔伯特最近很郁闷。

先是他的亲弟弟路德维希,一个月前终于和他的“好朋友”费里双宿双栖。于是,不管在家里家外,不管是在吃饭时间还是躺在沙发上看球赛还是晚饭后外出消食时间,在一旁的基尔伯特总会不知不觉成为无时无刻腻歪着的夫夫二人身旁最耀眼的那盏电灯泡。

为了给他们营造一个良好的恩爱氛围,爱弟如命的基尔伯特随便找了个借口从家里搬了出来,和发小安东尼奥住在一起。

紧接着,安东尼奥在他的小恋人罗维诺大学毕业典礼结束当天,就带着玫瑰和五筐西红柿向罗维诺求婚,求婚成功后二人火速跑去登记处领完结婚证。

预感到自己即将迎来一大波狗粮,基尔伯特再一次审时度势,当天就找好房子收拾好行李迅速离开。

此刻,他坐在弗朗西斯和亚瑟家里的会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童年玩伴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的结婚邀请函。

在礼貌地拒绝了亚瑟提出的为他烤制司康饼的要求后,想到这些天被各路人马轮番秀恩爱而不得不接连搬家的悲惨经历,基尔伯特不满地向好友弗朗西斯抱怨道——

“弗朗茨,你说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热衷于谈恋爱和结婚呢,本大爷觉得一个人也很快乐呀!”

弗朗西斯竖起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示意,然后拍拍好友的肩膀,低声说道,“小基尔啊,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不会跑到哥哥这里来抱怨了。虽然你嘴上说着‘一个人也很快乐’,但潜意识里还是不想这样的嘛~”

基尔伯特刚想驳斥些什么,弗朗西斯就站起身,“哥哥去看看小阿尔和小马修有没有蹬被子,待会聊啊。”

基尔伯特知道弗朗西斯所说的“小阿尔”和“小马修”是他和亚瑟三年前收养的一对孪生兄弟。

作为这俩小家伙的“干爹”之一,基尔伯特很尽责地包揽了一部分纸尿裤奶粉婴幼儿玩具的开支,兄弟二人每次见到这个银发红瞳的“干爹”,都会跑去一左一右的做乖巧状围绕在基尔伯特的身边,“干爹长干爹短”的问好。

基尔伯特也蹑手蹑脚地尾随弗朗西斯去到兄弟二人的卧室里。他轻轻地捏了一下小阿尔圆乎乎的脸蛋,又端详了一会小天使们的睡姿,就和弗朗西斯悄悄出来,继续聊天。

“说起来,明天本大爷要给罗德里赫当伴郎,哈哈哈,这是我第三次当伴郎了呢!”

“听说当伴郎的次数不能超过三次,不然会孤老终生,”亚瑟也加入到二人的对话中,他不紧不慢的喝了口红茶,“这是我的一位东方茶友说的。”

“那……本大爷不信啦!”听完“诅咒大师”亚瑟的发言,基尔伯特愣了一下,他挠挠头皮,“一个人又怎么样呢,本大爷……本大爷就喜欢一个人!”

眼看着自己这个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伴侣准备继续发表他的毒舌言论,弗朗西斯连忙截住话头——

“那个……小基尔,你不要听亚瑟胡说八道啊,你这么帅,会有人眼瞎……哦不对……”

在被亚瑟暗地里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后,弗朗西斯忍着痛,继续把话说完。

“小基尔,你总有一天也会找到喜欢你你也喜欢的那个人的,我想,爱神丘比特正在眷顾你的路上呢~”

带着弗朗西斯“爱神的祝福”回去的基尔伯特把第二天要穿的礼服准备好,煮了一点路德维希寄给自己的香肠后,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很多人都喜欢在浴室这种狭小密闭的环境里放声歌唱,据说这时候发出来的声音会被近处的墙壁反射多次,听上去能掩盖歌声中的不足,让人产生一种自己是“歌神”的错觉。

基尔伯特也不例外,他喜欢在“哗哗”的水流声中引吭高歌,唱什么随自己心情。

一曲终了,基尔伯特绞尽脑汁正准备开始“嚎叫”第二首时,他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来啦来啦!”

基尔伯特随手拿毛巾揩了揩,然后穿上浴袍,跑到门口。

……都这么晚了,是谁呢?基尔伯特一边想着,打开了门。

一个个子很高,围着长长的白围巾的金发男人站在门口微笑着,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截水管。

基尔伯特感觉到四周开始弥漫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妹妹被你吵醒了,刚才就是你在鬼哭狼嚎吧,我亲爱的邻居?”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