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不安

露厨偏苏,吃一切有爱的露(苏)cp/爱老王/爱dover/博爱党_(:з」∠)_经常跑到别的cp去,但对露子和老王是真爱

【露普|两个傻叉的疯狂罗曼史】(2)(欢乐鬼畜向)

注:与第一章平行,单看也没问题;本次有少量白露露中勇耀仏英出没。

第一章: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二、“哪怕小耀拒绝我我也要一直追下去……真香。”

伊万和娜塔莎在这一片已经住了有快七八个年头了。

父母早逝,姐姐嫁人,现在家里只剩下兄妹二人相依为命。

娜塔莎长的很漂亮,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尽管她今年才十六岁,但闻讯赶来只为看美人一面的八卦群众可以从街的这一头绕到那一头再拐俩弯。

对此,伊万并没有像某些家里有漂亮女孩子的家长那样严防死守,生怕自家娃一不小心就被社会闲杂人等骚扰祸害了。

因为他知道,娜塔莎的武力值简直——强的可怕。

这也是造成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单身的重大原因之一。

或许是缺乏父爱母爱的缘故,娜塔莎进入青春期之后把绝大多数的情愫都投射在了既当爹又当妈的哥哥伊万身上。

只要有空,伊万走哪,娜塔莎就跟到哪,为了防止哥哥可能被过路的哪个小碧池勾引,娜塔莎长年手拿狼牙棒,尾随在伊万身后。

对此,伊万烦不胜烦,每一次他试图用“我们是亲兄妹这是不对的这样是不正常的”等众人皆知的道理劝导娜塔莎放弃对自己的痴迷时,娜塔莎都会答上一句——

“我知道啊,可我就是不正常啊。”然后用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继续盯着自家哥哥看。

伊万被这个痴汉妹妹弄的头都大了。想想自己快奔三了,老婆还没有着落,作为一个生理正常的男性,他过得很憋屈。

也许是憋屈的时间久了,也许是天性使然,伊万发觉自己也在向着病娇痴汉的方向前进,而且自己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状态。

而被迫“承受”这种感情的人,是他的隔壁邻居老王。

老王多大,谁也不清楚,伊万打搬这儿来就见他一幅娃娃脸少年样。刚开始以为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却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还长这么年轻。

由于自家姐姐妹妹都是出挑的大美人,伊万在不知不觉间被熏陶的看“有可能的未来伴侣”口味也挑剔起来。

老王大名王耀,在伊万的眼里,他觉得“他家小耀”哪哪都好——

你看他身材多苗条,脸儿比花娇;你看他弟弟妹妹一大群,温柔又慈祥;你再看他每天东奔西跑做生意,忙碌惹人疼。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伊万有时间,他就拿着一根水管,做贼一般尾随在老王身后。

如果恰好碰上娜塔莎也有空,那么就是老王在前面走,伊万在后面鬼鬼祟祟地跟,娜塔莎在最后面正大光明地咬牙切齿拿着狼牙棒盯着……三个人构成了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观。

要说为什么娜塔莎不对她的“情敌”老王下手,恐怕是因为老王此人一对她哥根本不感冒二是武力值远远超过自己。

她亲眼见到某一天由于伊万过于痴汉活生生把王耀的某个生意上的大单子搅黄后,这个平日里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少年”爆发了——

他把伊万单手拽起,然后举高,然后扔到街对面的垃圾桶去了。

仿佛时间顿时凝结了一样,四周的路人甲们纷纷噤声,在惊叹了一会儿后终于抵不住王耀眼底的乌云密布赶紧装没看见作鸟兽散去了。

……包括娜塔莎自己。

在医院养病半年(王耀出钱)后,伊万吸取经验教训减少了在王耀四周晃荡的频率。

直到半年前王耀的妹妹林晓梅告诉娜塔莎她家大哥和一个韩国棒子在一起后,娜塔莎藏不住心中的激动,当晚就在伊万下班后与哥哥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于是,在被王耀和“那个韩国棒子”联手打成重伤并明确表示这次坚决不承担疗养费后,伊万又在医院躺了半年。

“俗话说的好,‘打是亲骂是爱’,我坚信我家小耀对我是真爱!”

坐在大学好友弗朗西斯家的沙发上,伊万一边嚼着亚瑟烤制的司康饼一边举起右手做发誓状。

“王叔叔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因为你是坏蛋!大坏蛋!”在一旁搭积木的小阿尔奶声奶气地大声朝伊万嚷嚷。

王耀是亚瑟的生意伙伴兼“茶友”,作为一个左右逢源的商人,他经常上亚瑟家中,还不忘给亚瑟家的两个小朋友带各种精巧的小玩具。

伊万也喜欢小孩子,他也曾试图像其他客人那样拍拍小阿尔和小马修的头或是逗他们玩。

然而他这么做的后果是,小马修当场被他吓哭,小阿尔则是努力咬着牙眼睛狠狠瞪着伊万。

弗朗西斯曾经开玩笑说伊万自带气场两米八,四周弥漫一股寒气,除了娜塔莎和王耀,其他人都会被吓跑。

无视五岁的小阿尔的发言,伊万继续对弗朗西斯说到——

“哪怕小耀拒绝我我也要一直追下去!”

弗朗西斯努力抿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小伊万,哥哥觉得你真是个人才——”

“你要这样的话会一辈子陷入单相思中的。然后你妹妹绝对特别开心……啊啊啊啊别打我我错了我错了!”

亚瑟无奈地看着自己的伴侣和伴侣的朋友像小孩一样在客厅里追追打打,然后顺手给伊万占了一卜——

“伊万,你不会和王耀在一起的,你的真爱就在你身边……”

眼看着伊万和弗朗西斯停止打闹然后看向亚瑟又互相看看对方欲言又止,亚瑟怕误会又连忙补充说到——

“我不是说弗朗西斯……当然也不可能是你妹妹,看你这运势,快到了。”

离开弗朗西斯和亚瑟的家后,伊万到超市买了点菜,待娜塔莎回家后和她共进了晚餐。

晚上十点半,在娜塔莎的撒娇下,伊万迫不得已,给她讲了一个滥俗又老套的床头故事(当然娜塔莎并没有听只是全程盯着伊万看),然后拍着她的背哄着睡着了。

好不容易完成这一切的伊万刚刚走出娜塔莎的房间,就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

……伊万仔细听了听,似乎是一首现在流行的歌曲?

能把歌曲改编的耳目全非每个词都不在调上也是厉害,伊万想。

“哥,是谁大晚上的在唱歌啊,这么大声……”房间里,娜塔莎被吵醒,不满的爬起身向伊万抱怨。

完了,娜塔莎醒了!自己又要哄一遍她睡觉!

此刻伊万心中升腾起一股怒气,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失恋”,又被妹妹折磨的身心俱疲,于是他把所有的怒气都转移到了隔壁那个唱歌难听的哥们身上。

他攥上钥匙,拿起门边的水管——

“娜塔莉娅,你接着睡,我出去看一下。”

伊万用力敲着隔壁的门,门终于开了。

“我妹妹被你吵醒了,刚刚就是你在鬼哭狼嚎吧,我亲爱的邻居?”

伊万刚说完这句话,正准备举起水管打人时,就看到这个刚刚折磨自己和娜塔莎耳朵的男人头发湿漉漉的,眼睛红红的,身上乱系着一件白色的浴袍——

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像一只雪白的小兔子一样,懵懂地望向自己。

“请、请问,有什么事吗?”

伊万顿时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一股燥热,是这个声音没错……

也太可爱了吧!!!!

伊万在心中狂吼。

“对不起……我……没事……这么晚了,打、打扰了!”

在语无伦次的说完这句话后,伊万脸色发红,带着水管逃也似的跑回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7)